輕視泛借,以致狼籍散失,不孝之罪莫大焉(文物館週記146)

愛書人喜歡在自己的書上蓋上私章,宣示主權。除了在書上蓋姓氏名號的藏書章,有些還會蓋上書室齋名、校藏審定、仕途經歷、詩詞箴言等印,甚至刻自己的肖像蓋上去(袁世凱的二公子,袁克文就有個肖像印)。

但藏書難聚而易散,藏書家最怕後代子孫不知愛惜,所以有些藏書家就索性刻個告誡子孫的印,蓋在書前,以示警惕,以下就是一例:

予性頗愛書,一書未有,必罄囊市之。窘於厥志未伸,群書無由悉備。凡所有者,不過薄於自奉以致之耳,間有先世所遺,十不一二。凡我子孫,宜珍惜寶愛,以承厥志。苟不思得之之難,輕視泛借,以致狼籍散失,不孝之罪莫大焉。至於借匿陰盜之徒,又不仁不義之甚者矣。予故著之簡端,使借者、守者惕然知警云。大冢宰從孫句容曹淇文漢謹識。




這個長方形墨印,共有一百三十三個字,是明代藏書家曹淇告誡子孫,對這些藏書要「珍惜寶愛」,若隨意將書借給人家,「以致狼藉散失,不孝之罪莫大焉」。又告誡借書不還的人,是「不仁不義之甚者矣」。

曹淇把隨意借書給人的子孫和借書不還的人扣上「不孝之罪莫大焉」、「不仁不義之甚者」兩頂大帽子,雖然覺得未免太偏頗了,有違「比例原則」。但若從曹淇為了愛書,省吃儉用,辛勤蒐書,才慢慢地建立自己的藏書來看,這批藏書的確是他的「最愛」,他告誡子孫及借書者的話反而彰顯了他對藏書的愛。(DRM)

羣碧樓藏書特展──精選古今名賢叢話詩林廣記

  • 輕視泛借,以致狼籍散失,不孝之罪莫大焉

     

  • 輕視泛借,以致狼籍散失,不孝之罪莫大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