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的八百萬種寫法(文物館週記007)
 
「八百萬種」是一道通關密語。美國冷硬派偵探小說家卜洛克(Lawrence Block,1938-)《八百萬種死法》(1982)暢銷後,臺灣出版卜洛克的書都拿它來套用,所以《小說的八百萬種寫法》(2015)、《八百萬種走法》(2016)相繼出爐了。我不是硬漢馬修,是個俗人,所以不能免俗。但還是希望有一天真能「只聽不說」。
    

 
 
(文物館大門(上)及大廳(下)「歷」字的不同寫法)

言歸正傳,來文物館參觀的人,進了門,常會問一個問題:「為什麼你們外面的『歷』字上面多了一點,是不是寫錯了?」「大廳裡的『歷』字就沒有一點」「這些字是誰寫的?」這是怎麼一回事呢?
其實中國文字在演變過程常出現多種不同的寫法,從甲骨文、大篆、小篆、隸書、草書、行書,發展到楷書,漢字從來沒有定於一尊的「標準」寫法。秦始皇當年推行「書同文」,就是有鑒於六國的文字不同,難以辨識、溝通,所以想將文字標準化。
 
歐陽詢 柳公權 虞世南 褚遂良 褚遂良 顏真卿
(唐朝書家「歷」字楷書的不同寫法)
 
但標準化並無法規範所有的人寫出完全相同的字、相同的筆畫,即使到了「楷書」最發達成熟的唐朝,每位書家的「歷」字也有不同的寫法,甚至同一位書家緣於藝術性等考量也會寫出不同的「歷」字。因此,撇開電腦中的字型,「歷」字真有不同的寫法,這就跟學者研究「歷史」一樣,可以從不同的角度,用不同的詮釋方式,寫出不同的「歷史」故事。

所以,「歷史」真的有八百萬種寫法,有八百萬種詮釋方法,觀眾也可以有八百萬種觀看文物的方式,這正是偵探小說歷史文物迷人的地方。(DRM)

歷史語言研究所
歷史文物陳列館
 
  • 歷

    歷 

  • 歷史文物陳列館(大門)

    歷史文物陳列館(大門) 

  • 歷史文物陳列館(大廳)

    歷史文物陳列館(大廳) 

  • 褚遂良

    褚遂良 

  • 顏真卿

    顏真卿 

  • 虞世南

    虞世南 

  • 褚遂良

    褚遂良 

  • 歐陽詢

    歐陽詢 

  • 柳公權

    柳公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