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錯轂兮短兵接(文物館週記022)

屈原(約公元前340-278年)如果生於當今,一定是好萊塢戰爭片的名導,不會那麼blue了,試看他在〈國殤〉中氣勢磅礡的開場:

操吳戈兮被犀甲,車錯轂兮短兵接。旌蔽日兮敵若雲,矢交墜兮士爭先。
凌余陣兮躐余行,左驂殪兮右刃傷。霾兩輪兮縶四馬,援玉枹兮擊鳴鼓。

鏡頭一開始就是令人喘不過氣、血淋淋的殺戮戰場:披堅執銳的士兵,出馬搦戰,雙方戰車直衝橫撞,短兵相交。敵軍如遮天蔽地的烏雲襲來,箭如雨下,楚軍雖奮勇作戰,仍被殺得潰不成軍,戰馬非死即傷,戰車也受困,無法前進。但此時,進軍的號角聲還是陣陣的傳來……。


西周馬車復原圖

可惜,屈原生在烽火連天的戰國時代。

這是一個動亂的時代,國與國之間橫征奪掠,改變了戰爭的型態,大量使用馬車做為戰車,所以「千乘之國」、「萬乘之國」成為國力評比的等級。有錢的貴族世家則是「佩玉鳴鸞」,歌舞不停;「鸞」通「鑾」,是掛在馬車上的鈴鐺,即貴族出入都乘坐馬車,招搖過市的展現財力。

象徵國力、財力的馬車,早在西周的墓葬就出現了。史語所一九三○年代在河南濬縣(現屬鶴壁市)辛村發掘出土的西周墓地。其中的3號車馬坑是墓地中最大的一座車馬坑。東西長10公尺,南北寬9.1公尺,坑中出土大量陪葬的馬骨與精緻罕見的馬車構件,包括車轂(音同谷)、輈(音同舟)頭、車衡、車軛,以及車軛上的鑾鈴等等,將這些構件組起來就是輛可上戰場的馬車了(復原圖)。

我們失去一位名導,但得到一位愛國詩人,否則《神鬼戰士》(Gladiator)的導演就不會是雷利‧史考特(Ridley Scott)了。(DRM)

西周文化區──車轂飾
 
  • 西周馬車復原圖

    西周馬車復原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