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戈為武?──人頭骨刻辭(文物館週記037)

甲骨文主要是刻在龜甲或獸骨上占卜的卜辭,有少數則是刻在鹿頭,甚至是人頭骨上的記事刻辭,這些頭骨上的刻辭大都跟祭祀有關。史語所在殷墟發掘出土的二萬五千多片甲骨中,也發現了一片人頭骨刻辭。
      
                            甲3739                                                 甲3339              甲3946           乙2998

左圖:人頭骨刻辭殘片──「武」字    右三圖:甲骨文「武」字

胡厚宣(1911-1995)一九七四年統計的人頭骨刻辭共有十一片(但不包括史語所這一片,據稱目前已知的有十五片),他說商王「征伐俘獲了方國的伯長,不但用以祭祀宗廟和祖先,而且砍下他們的頭來,還在頭骨上刻上銘文,以紀念勝利。」這些人頭骨刻辭中有兩片刻了「方伯用」,「人方伯,祖乙伐」,都是用方國的首長(方伯)來祭祀商王的祖先。大陸安陽考古工作隊於一九八四、一九九九年,先後在殷墟的祭祀坑中發現裝了人頭的青銅甗。甗是蒸煮器,猶如現代的小蒸籠,即這兩個人頭都是被蒸煮過的,考古學家推測這兩個人都是方國或部落的首領,即方伯,應證了胡厚宣的說法。

將方國首長的頭砍下,刻上銘文,再蒸煮來祭祀祖先,頭骨蒸煮後呈白色或灰白色,易破碎,也說明為何現存的人頭骨刻辭都是小碎片。史語所的人頭骨刻辭殘片(圖左),色白,長寬都不到三公分,還可清楚的看到類似毛囊的孔隙,上面僅存一「武」字。

甲骨文「武」字,上方是「戈」字,下方是腳趾的象形「止」字(圖右),所以其本義是拿著武器(戈),跨出腳趾(止),出兵打仗,也就是「出征」的意思,這和後代所說的「止戈為武」完全不同。東漢許慎《說文解字》引楚莊王的話:「夫武,定功戢(音同輯)兵。故止戈為武」,「戢兵」是將兵器收聚,藏起來,也就是停止戰爭才是真正的為武之道。但從人頭骨刻辭和甲骨「武」字來看,商王可不跟你講什麼「止戈為武」的道理啊!(DRM)

甲骨明星展──人頭骨刻辭殘片

 
  • 甲3739

    甲3739 

  • 甲3339

    甲3339 

  • 甲3946

    甲3946 

  • 乙

    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