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題:「話說 YH127 坑 — 兼談墨跡與刀刻」
講者:李永迪先生
時間:2006年07月08日

1936年6月,史語所在安陽進行第十三次的發掘。考古組的同仁在小屯宮殿區西部發現了一座編號YH127的灰坑,其中堆滿了商代占卜用的龜甲。經過一段曲折、耗費人力的發掘與搬運過程,考古學家從YH127坑一共清理出一萬七千片刻有文字的甲骨。YH127的發現是安陽發現甲骨文以來出土甲骨數量最大的一次,兼以刻辭的內容豐富,使其成為研究商代最重要的一批史料。從甲骨大批堆放的出土情形觀察,這批甲骨是有意埋藏於窖穴之中,YH127因此可說是商王保存文件的地下檔案櫃。

1949年以後,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在安陽繼續進行發掘,在多年的發掘工作中,陸續發現更多甲骨。其中以小屯南地與花園庄東地的發現規模最大,可與史語所的發現比擬。這些刻辭的內容與YH127坑有異有同,更加豐富了我們對商代歷史與貴族文化的理解。這兩處甲骨坑的發現,也進一步說明商代有意識地保存當時占卜使用的甲骨以及占卜後的紀錄。

甲骨文固然具有重要的學術意義與價值,但我們不能忽略這批史料本身所具備的特性:甲骨文反映的是商代貴族以第一人稱的角度,觀察他們所處的時代與環境。換言之,當我們透過甲骨文瞭解商代的時空環境,我們只是遵從了商代貴族的視角、價值觀、與宇宙觀,甲骨文並不能直接反映商以外的世界。從事商代研究的學者如果不能認識甲骨文此一視角的限制,將會影響對商代或整體青銅時代的全面理解。

安陽考古乃至於青銅時代考古,與甲骨文的研究息息相關。安陽殷墟的發掘工作,正是從尋找甲骨出土地點的意圖開始,甲骨文的發現也證實了安陽殷墟出土的豐富物質文明即是史籍所記載的商朝。甲骨文的研究從而在一定程度上影響安陽考古的研究方向。然而新灨大洋洲與四川三星堆的驚人發現,在在顯示甲骨文呈現的只是當時世界的部份層面,而考古材料可以透露文字以外的更多其他訊息。安陽考古固然因為甲骨文的研究得以豐富,但同時考古材料所反映的古代社會將遠較商王檔案所能呈現的更為包羅萬象。
  • 商王的檔案櫃:從 YH127 坑的發掘談殷墟考古與甲骨文研究的關係

     

  • 商王的檔案櫃:從 YH127 坑的發掘談殷墟考古與甲骨文研究的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