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日本出土的廁籌,旁為現代的廁紙。
日本出土的廁籌,旁為現代的廁紙。
1  /  1

廁簡(廁籌)──簡牘的銷毀與再利用

廁簡(廁籌)──簡牘的銷毀與再利用(文物館週記185)

漢代有文書定期銷毀制度。用竹木書寫的簡牘文書,若不銷毀,長期累積下來,其龐大的體積和重量,勢必造成儲存空間不足等問題。漢代邊塞為能充分利用資源,會將簡牘一再改削利用,或移作它用。如將廢棄的文書簡改作練習寫字的習字簡;或改製成狩獵工具,也有改削成某些用途不明的器物等。更有大量出土的簡牘有燒過的痕跡,應是作為材薪燃料。還有大量出土於「井」或垃圾堆中的簡牘,都是陸續被丟棄的舊文書檔案。此外,廢棄的簡牘還有一種現代人意想不到的功用:拿到廁所,上完大號,可作為刮除糞便的廁簡。

廁簡古人稱為廁籌,最遲在西漢即已經使用。一九七九年在敦煌馬圈灣漢代烽隧遺址,有兩個灰坑,裡面有大量堆積的廢棄簡牘(出土443枚簡),簡牘中混有人糞,有些木簡上還沾有糞便,證明這兩個灰坑曾作為廁所使用,這些簡牘即為廁簡。一九七三和七四年間甘肅居延考古隊發掘漢代甲渠候官遺址,在塢東灰堆(T50-59)「分布許多雜含柴草、糞便、廢棄物和燒灰、沙礫的堆積」,在此清理出3,222枚簡。

日本出土的廁籌,旁為現代的廁紙。

古人上完廁所,沒有衛生紙、更沒有免治馬桶可以清洗,僅能用草、木等擦拭,這在中國、印度、日本(如圖)等地都是一樣的。即使到了紙張發明,乃至衛生紙出現的近代,在偏鄉地區還是會削木或剖削竹片作為刮擦汙穢的廁簡,筆者小時候也曾使用過。

古人這種用草、木等清潔的方式,其實離我們不遠:也許你有過親身經歷或是想像一下,在荒郊野外出恭後,卻發現沒有帶衛生紙,這時也只能用草或樹枝、樹葉將就一下,當然你也可以犧牲身上的衣物啦。所以,削治平整光滑,尺寸一致的簡牘,對於古人來說真是方便、順手又舒適的清潔用具。而且,還可藉此處理掉大量廢棄的簡牘,相當環保實用,可謂一舉數得。(DRM)

⇨居延漢簡──漢帝國的防衛線

參考資料:胡平生,〈馬圈灣木簡與廁簡〉,《胡平生簡牘文物論集》,臺北:蘭臺出版社,頁96-98。甘肅省居延考古隊,〈居延漢代遺址的發掘和新出土的簡冊文物〉,《文物》1978.1: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