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觸儂心舊日然──少年王韜的愛戀(文物館週記024)
 
王韜(1828-1897)是晚清著名的思想家,初名王利賓,十八歲入縣學,改名王瀚,到香港後改名王韜。字蘭卿,號弢園老民、蘅華館主等多個名號。一八七四年創辦中文日報《循環日報》,是中國第一位報人,也是第一位報刊政論家,發表過八百多篇政論,鼓吹變法。
  
《畹香僊館遣愁編詩集》

《畹香僊館遣愁編詩集》卷首署名王利賓,是王韜二十歲左右的詩集,未見他館著錄收藏,也沒有刊本流傳,書中有多處王韜親筆增刪,實為難得的手澤。更最難得的是收錄多篇有關王韜與菊華女士的相戀過程,王韜在詩篇下以小字述說兩人來往的情形,例如〈雜詩偶錄‧難會〉(上圖):

手攜羅袖立前檐,何事儂家絮語嫌。江南一簾春欲半,惱人舊恨上眉尖。
羅帕濃薰蘭麝香,寄來花下繫珠璫。人間亦有癡於我,淚灑相思染海棠。

其下寫道:「予夏日羅巾微汙,女士為手洗之,曝冺庭中,偶夜忘收,囑其小婢攜入房櫳。小婢曰:庭中之物頗多,豈懼一帕為人所竊,女士聞小婢抵觸之詞,默不語,啜泣竟夕」;又說:「女士以舊帕贈予,淚痕尚在,私語予曰:希勿為外人道也」。兩人「手帕交」的註記是說:夏日菊華女士幫王韜洗手帕,晚上忘了收,請婢女收入房內,怎料女士因為婢女一句「沒有人會挑手帕偷」的話而終夜暗自哭泣。後來,菊華女士還送王韜淚痕尚存的「舊帕」,並偷偷告訴他不要跟人提。另有一首詩則註記:「女士年稍長,即不輕見予,避予若仇」。其實,王韜與菊華女士相戀的時間不過三年,當時菊華女士年僅十來歲,王韜亦未滿二十,但是此時,兩人這種年少的愛戀,顯然已識得愁滋味了。

還值得一提的是:王韜在扉頁的題詩有一句:「隔簾蝴蝶雙雙見,剛觸儂心舊日然」;書上還鈐了「紅豆詞人」、「清風明月寄相思」兩方意寓思戀的印章,這些都顯現了王韜對菊華女士的感情,永誌不忘。

少年王韜的愛戀果然和成年的王韜一樣精采。(DRM)

珍藏圖書(展三)稿本──《畹香僊館遣愁編詩集》

 
  • 《畹香僊館遣愁編詩集》

    《畹香僊館遣愁編詩集》 

  • 《畹香僊館遣愁編詩集》

    《畹香僊館遣愁編詩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