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卷赫然「皇二子」(上)(文物館週記043)
 
倫明(1873-1944)在《辛亥以來藏書紀事詩》詠袁克文詩中說:

一時俊物走權家,容易歸他又叛他。
開卷赫然皇二子,世間何事不曇花。

並在該詩註記說:「袁寒雲克文,於乙丙間[1915-1916],大收宋槧,不論值,坊賈趨之,幾於搜岩熏穴。所儲又多內府物,不知如何得之也。項城[袁世凱]敗後,隨即星散大半,為李贊侯、潘明訓所有。諸書冊首,皆鈐『皇二子』印章。」

  
傅斯年圖書館藏《宋拓本 歷代鐘鼎彝器款識法帖》所鈐的「皇二子」印

袁克文(1889-1931),字豹岑,一字抱存,別署寒雲,河南項城人,為民國四公子之一。袁寒雲在短暫的四十二年的人生中,精采萬分。能詩能文,迷崑曲,粉墨登場,搜羅古籍善本、書畫、金石、錢幣和郵票等。師從李盛鐸(1859-1934)學習版本目錄,二十九歲時所藏的宋刊本書籍達二百種,有「皕宋書藏主人廿九歲小景」印。(「皕」音同弼,即二百,仿清陸心源「皕宋樓」之名)。袁克文的三子袁家騮(1912-2003)為著名的物理學家,家騮的妻子即有「中國的居禮夫人」美譽的吳健雄女士(1912-1997)。

倫明(1873-1943),字哲如,一作喆儒,近代藏書家。《辛亥以來藏書紀事詩》是倫明仿著名的藏書家葉昌熾(1849-1917)《藏書紀事詩》之體例的續作。此書向為學術界所推崇,但對於書中「開卷赫然皇二子」句的解讀,可謂紛紛擾擾,治絲益棼。對於「皇二子」印的爭辯,「輕薄為文哂未休」者有之:或根本否認有「皇二子」印;或以為乃「上第二子」印之訛(袁克文有「上第二子」印);也有人認為袁克文反對其父袁世凱(1859-1916)稱帝,所以不可能「自稱」皇二子。(未完,待續)(DRM)

印象,方寸之間──《宋拓本 歷代鐘鼎彝器款識法帖》

 
  • 開卷赫然「皇二子」(上)

     

  • 開卷赫然「皇二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