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區展出史語所蒐藏的珍貴圖書與期刊。其中有很多是罕見的秘籍或海內外孤本,如宋版圖書;也有一書兼收若干不同版本,以顯示一書傳本的系譜;另包括大量的俗文學「曲本」,圖書出版前作者的手稿,以及書本上的名家批記等;除此之外,清乾隆朝的文化運動──纂修《四庫全書》時進呈的書籍底簿、採用之書籍底本、四庫全書底本等,也可見這中國文獻編纂史上最顯赫的豐碑──《四庫全書》從圖書的徵集到纂修時校、改、抄、刪的概況。

宋元刊本
中國雕版印刷事業興於唐代,及至宋代,由於政治、經濟、學術的高度發展,再加上手工業技術的長足進步,因此官私刻書蔚為風氣,所刻書種及質量超越前代。又宋代刻書除了講求精校、注重版權之外,版面美工、用紙用墨、以及裝潢形式等亦十分考究,且聘請能書之人依倣歷代名家書法,寫字上版,因此,現存宋版書不但字體多樣,如有顏體、柳體、歐體、蘇體、瘦金體等等,而且競相比美。元刊本部分承襲宋刊風格,字體則以趙體(趙孟頫書法)較流行。
宋、元版善本流傳至今,幾近千年,留存數量不多,本所收藏雖僅八十一部,大部分屬傅増湘(藏園)、鄧邦述(群碧樓)等名家舊藏,其中不少是海內外罕見的版本,彌足珍貴。

俗文學
五四運動期間,北京大學的一批學者開始致力於民間歌謠的蒐集,開啟文字研究的一種新風氣。到民國十七年,劉復(半農)主持的本所「民間文藝組」,在民歌外,也開始收集雜曲、戲曲和說唱鼓書彈詞的唱本。這些資料就構成本所俗文學資料的骨幹,共有一萬四千多種。在劉半農之後,李家瑞、曾永義等學者陸續投入這批資料的整理和研究工作。
這些唱本(戲本)除了提供演員表演時的憑藉,也租售給一般民眾作為閱讀和學習說唱之用。最早的唱本可追溯到乾隆時期(1736-1795)一家專賣唱本的書店「百本張」。西元一九二○、三○年代,中國各大城市街頭隨處可見的「唱本」和西元一九五○、六○年代臺灣流行的說唱故事書,也都包括在這批資料中。這些資料,有的印刷精美,以上層社會為主要的讀者群;有的則印刷拙劣,價格低廉,為一般民眾提供了重要的娛樂來源。在娛樂之外,這些資料的內容也發揮教化、宣傳和啟蒙的功能。

手書題記
圖書的形態,除了刊印出版的圖書外,還有出版前的稿本,以及出版後學者在書上寫的批註或題記。
作者手稿是圖書版本的最初形態,也是最可靠的版本,而且稿本幾乎都是孤本,其價值不言可喻,特別是未刊稿更為珍貴。
批註、題記的內容,或記購藏經過,或記讀書心得,為圖書之外又一知識的累積。甚至有些圖書本身並無太高的價值,反而是因有批註、題記而顯得珍貴的。
本所所藏圖書不乏善本,其中稿本及有名家批註、題記之圖書不少,尤以清儒手稿及批校為多,近、現代學者及明儒手蹟亦頗多見。這裏選展的手稿及批註、題記,均出自名家之手。

《四庫全書》的纂修
清乾隆朝纂修《四庫全書》,是中國文獻編纂史上最顯赫的豐碑,同時也是清代重要的文化運動。雖然標榜「闡明性學治法,關繫世道人心」,但亦受政治影響,夾雜禁燬、撤改不合「上意」的違礙文字,與多次「文字獄」交互作用,不僅鉗制學術發展,也是中國文獻史一次災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