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買僻書人笑古,豈為功名始讀書?不薄今人愛古人,束身名教自風流,時還讀我書。杏花春雨江南,閉門閒草換鵝書。

這是清代藏書家方功惠七方藏書印的組合,在印文裡見著方氏的人生觀。

古籍收藏者多會在其藏書鈐上自己的印記,如同宣示所有權;觀款、題跋者亦多鈐有落款章。尤其存世珍稀,年代久遠之善本古籍,更是朱印累累。書葉上各式風格的印記,相互競美,就像一幅幅縮小版的版畫。
印文內容有姓氏名號、書室齋名、校藏審定、仕途經歷、詩詞箴言、官府典藏等,也有刻上自己的肖像的。篆刻者須先決定擬刻的印文書體,並在各種不同形狀的印石上,做最佳的空間配置,選擇陰刻(白文)或陽刻(朱文)等,所以每一方印都是藝術創作。

古籍鑒藏章包括了收藏者、觀款題跋者的鈐印,這些印記不只有助於瞭解「書」的流傳,也是認識鈐印者其「人」的線索,尤為鑒定古籍版本的重要依據,並可補充人物資料的不足。凡此更加增該書的附加價值,彌足珍貴。

在方寸之間所呈現的「印象」,可以知道曾藏誰家,認識收藏者的背景,瞭解藏書者的心思意念。印文裡的弦外之音,雖經許多年代歲月,仍能深深觸動閱書者,可謂「印裡乾坤無限大」,非止於方寸之間。
  • 俗文學抄書、租書舖鈐印說明

    「百本堂」是清乾隆年間開始鈔賣戲文唱本的書舖,因主人姓張,便稱「百本張」。別埜堂、聚卷堂等鈔書舖在俗文學流傳史上,扮演著與刊本同樣關鍵的角色。

    從前北京的饅頭舖,還會從事抄寫唱本出租的附業。永隆齋、永和齋、興隆齋等饅頭舖,也是租書舖。而這種經營方式,不知起自何時,但至清光緒末年是仍存在的。

    俗文學典籍中,不少鈔書舖、租賃舖所販售、租賃的唱本封面、底頁,或內頁鈐有店舖堂號、位址,以及租借規範警語,兼具廣告功能。特輯此另類主權印,為古籍鑒藏章附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