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所收藏的舊石器時代標本,是由法國考古學者摩梯耶父子收集的,由小摩梯耶讓售本所。距「史前史」與「考古學」的成立,還不到一百年。欣賞這批標本,可以從三個方面入手:
 
一.「史前史」與「考古學」發源於法國,可是它們是在歐洲學術發展史中逐漸浮現的。十八世紀末,地質學家與古生物學家已經無可質疑的證據,揭露了地球悠久的「自然史」。因此發現人類有「史前史」,是遲早的事。哪一個人在什麼時候發現的,並不重要。
二.考古學家揭露的人類史前史,有什麼意義?人類史前史這門學問,自成立之初,就舉這個問題搏鬥。學術、政治、與宗教糾纏不清,至今仍無標準答案。
三.十九世紀末葉至二十世黨初斯,歐洲史前史才整理出一個輪廓,摩梯耶扮演了承先啟後的角色,至今仍禁得起考驗。在學術還未學院化、專業化的時代,若不是社會精英階層的文化使命,無法完成這樣的成就。
 
在兩次世界大戰之間,人類史前史的舞台已經轉移到了非洲,非洲是人類自然史的起點,而西歐的史前史只是一個支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