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適:這個百廿回本《水滸傳》,……是比較最早的印本(文物館週記086)

胡適(1891-1962)在《四十自述》有一段非常生動的文字,描述他和《水滸傳》偶遇的情形,他說:九歲時,有一天在四叔家東邊的小屋玩耍,在臥房桌下美孚煤油板箱裡的廢紙堆中發現了一本破書。「這本破書原來是一本小字木板的《第五才子》,我記得很清楚,開始便是〈李逵打死殷天錫〉一回。我在戲台上早已認得李逵是谁了,便站在那隻美孚破板箱邊,把這本《水滸傳》殘本一口氣看完了。不看尚可,看了之後,我的心裡很不好過:這一本的前面是些什麼?後面是些什麼?這兩個問題,我都不能回答,卻最急要一個回答。」

應該是這段兒時的記憶,埋下胡適研究《水滸傳》版本的種子,先後寫了〈《水滸傳》考證〉(1920)、〈《水滸傳》後考〉(1921)和〈《水滸傳》新考──百二十回本《忠義水滸全書》序〉(1929)等系列文章。

文物館現展出的《忠義水滸傳全書》前面即有胡適的朱筆題記:「這個百廿回本《水滸傳》,是楊定見原刻本,在我所見的百廿回本之中,這是比較最早的印本。我曾為商務印書館排印的百廿回本寫長序,詳記楊氏本改造此書的情形。定見是李卓吾的弟子。胡適記。民國五十年一月十七日。」

胡適一九二九年為商務印書館排印《一百二十回的水滸》(收入萬有文庫),並寫了一篇重要的長序〈《水滸傳》新考〉,考證水滸傳版本源流。所以題記中他宣稱:「在我所見的百廿回本之中,這是比較最早的印本。」是很有依據的。

    
左:忠義水滸傳全書        右:胡適朱筆題記

細心的讀者或許還會發現,胡適寫這段題記的時間是在一九六一年,他已經七十一歲了。顯然,胡適在晚年還是沒忘記童年和《水滸傳》相遇的記憶。(DRM)

珍藏圖書(一)──胡適朱筆題記《忠義水滸全書》

 
  • 胡適:這個百廿回本《水滸傳》,……是比較最早的印本

     

  • 胡適:這個百廿回本《水滸傳》,……是比較最早的印本